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晋能数字报 第1213期 第4版:文艺副刊

记忆知道

  

□裴月红

  最近,断断续续地练习手绘插图,也是在文字之外,我想尝试换种方式和自己相处。和写文字不一样,绘画是更直接坦荡的表达,天生带着植物的气息,干净,透亮,脉络清晰。线条褶皱里能看到情绪的起伏,颜色浓深处可听到心事的回音。
  大多的时候都是在临摹。纤细的笔尖摩擦着纸面,蜷起来的右手随着腾挪,延展出想象中的曲线,然后抬头凝视一眼参照图,再低头下笔。一大块橡皮是少不了的,通常画着画着,纸上就缀满了不少灰白色的橡皮屑,我用手轻拂几下,橡皮屑就落了下来……
  记忆中,随笔画是我在叛逆课堂与冗长会议上的衍生物,笔记本的边边角角都是我思绪游走的涂鸦。曾经在成长的某一年龄段发现,自己能够长久地专注于某个爱好的时刻越来越少,这应该就是被年龄带走的东西吧。
  是啊,随着长大,兴趣爱好很容易被丢弃,只为自己一幅手绘画的美感与瑕疵而跌宕的心情可以戛然而止。我们总说再也遇不到像十几岁时那样心无旁骛的自己,但其实,有没有可能是身处其中的自己,早一步已经变得心不在焉了呢?
  是可以理解的,在一步步成长的过程中,必定要伴随着获得与舍弃。获得了更广阔的视野,那么投注在其中某件事上的注意力就会被分割,眼花缭乱的后果就是目不暇接,“长情”这个字眼因而显得弥足珍贵。
  熟悉的人都知晓,长久以来,我的文字和镜头一直在为他人做着最美的嫁衣。其实,我也会想象,专注于某一爱好的那一个我,交付最坦诚的自己,制造值得保存的记忆,置身他人的镜头里,会是怎样的模样?
  窗外有雪随风飘,天空就像被浅浅的白色轻轻吻过一样甜,甜意也挠了一下我的鼻尖,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果然嗅到了自己莞尔心绪的气息。努力一点,更努力一点,专注自己的爱好,把“我共你”的长久岁月深深藏匿,让记忆知道……

(作者单位:阳光发电公司)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