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晋能数字报 第1195期 第A4版:文艺副刊

感恩有你

  □史瑞峰

  一九九零年,我毕业来到阳泉郊区公司新筹建单位,当时称上烟发煤站,现在的阳泉神火公司。
  那时去单位没有班车,从村里乘公交也只能在郊区站下车,沿铁路步行三里地才到。或是骑自行车走一条泥泞的土路,自卸货车奔走在煤矿到发煤站的路间,每天最少八九趟的任务,根本无暇顾及煤炭抛洒,车上也不盖苫布,一辆辆车喷着黑烟绝尘而过,路人无奈地只能“挥一挥衣袖,带回一身尘埃”。
  当时的发煤站,以前称货运站,承担着郊区所辖三十多个村办、乡办和区营煤矿煤炭的铁路发运,九十年代已经是有选煤、皮带、筒仓装车等现代化设施。而后几年又添置了洗煤功能。比较那些旧式的半壁露天式货站,可算是先进的发煤站了。但是受当时观念和技术的约束,储煤场仍然是露天的,逢起风一条“黑龙”漫天狂舞,逢下雨乌水四处横流。
  后来到公路营业站,夏天骄阳似火,在逼仄的岗楼只能靠一台嗡嗡作响的电扇降温,吹起的热风裹挟着尾气和煤尘变成黑汗恣意流淌;冬日滴水成冰,炉火生成满屋煤灰和恐惧的一氧化碳,还有从门窗缝隙间呼啸吹进的西北风,一天下来“熏陶”出一身乌亮的肌肤。
  几年前的天空,无论阴晴总是灰蒙蒙的,原本就缺水的河里长年流淌着刺鼻的臭水。停泊在外的车辆,晾晒在外的衣物被褥,一会儿就是一层灰尘,去过南方旅游的人都在津津有味地叙述着那里的环境:白色衬衫几天不洗,雨后的鞋袜光亮如新……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人们都在议论和反思;过度透支环境换来的快节奏生活到底是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的碧水蓝天都去哪儿了?我们梦里的乡愁、我们的初心呢?
  拨开重重迷雾,人们看到了曙光。国家开始行动,企业开始行动,城市乡村在行动,每个人都在参与。绿色发展,蓝天保卫战!“人们在明媚的阳光下生活,生活在人们的劳动中变样”。正如歌里唱的一样,天变蓝了,水变绿了,山变青了,空气清新了,久违多年的鸟儿也飞回了;再没有毁田伤林的私挖滥采,再没有遮天蔽日高炉烟囱,乡村都办起了农家乐,荒山野沟成了旅游景点。老人们舒展开了眉头,孩子们撒欢开了脚步。在我们矿山,乘着环保的东风,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污水处理,煤场防尘,汽车喷淋,场区绿化,即将上马的洗煤二期……在政府关怀和公司努力下,寸草不生、废气弥漫的矸石山如今花香宜人、云淡风轻,被评为省级样板工程。空气良好率连年屡创新高,谈虎色变的“PM2.5”再不是我们的梦魇,将被永远逐出字典。
  当家作主时我们知感恩,脱贫致富后我们能感恩,回归家园、成就梦想,我们更要感恩。一路走来,感恩有你。我们看齐、拥戴、维护,我们坚信、紧跟、践行。
  (作者单位:阳泉公司保安煤业)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