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4版:要闻

<上一版

手机终端下载:

当前位置:晋能数字报 第1194期 第A4版:要闻

风能 太阳能已成为最便宜的发电来源

  据彭博社(Bloomberg)报道,由于成本下降,陆上风能和太阳能已经成为世界上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包括印度和中国)最便宜的发电来源。
  发电的比较成本———电力平准化成本(Lcoe)显示,陆上风能和太阳能是除日本以外所有主要经济体最便宜的发电来源。
  在中国,今年迄今光伏市场缩减了三分之一,因为中国决定今年不再批准任何新的太阳能发电装置,并削减上网电价补贴。然而,中国的市场萎缩导致全球设备价格下降,推动今年下半年新光伏发电的Lcoe降至60美元/兆瓦时,与2018年上半年相比下降了13%。
  在陆上风电方面,可比成本现在为52美元/兆瓦时,比2018年上半年下降了6%,这要归功于更便宜的涡轮机和美元走强。
  Bloomberg 8月的数据显示,世界已经达到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1 TW风电和太阳能发电装机容量。预计到2023年中期,风能和太阳能发电量将达到将达到第2个TW,比达到第一个TW的时间减少了46%。 来源:金油汇
  党的十九大再次强调了建立健全绿色低碳循环发展的经济体系,推进能源体系变革和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任务要求。面对新时代新要求,迫切需要我国既能掌握世界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基本规律,顺应能源变革的潮流和趋势,又能立足国情、区情,切实可行地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以实现经济社会更高质量的发展。

  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是新时代的新要求

  随着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的日益突出以及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世界各国纷纷调整自身的能源战略,增加清洁可再生能源的比重。2016年,世界可再生能源新增投资约为2416亿美元(不包括大型水电),约为2004年的5.14倍,全球可再生能源发电总装机容量可提供世界总电力的约24.5%。在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也取得了一些突破性和标志性的成果。2016年,我国可再生能源电力与燃料投资和可再生能源发电总装机容量均位列世界第一,2017年光伏和风电占全国总发电量的6.6%。
  根据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我国要实现可再生能源年利用量7.3亿吨标准煤,其中可再生能源发电达到总发电量的27%。

  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亟需更加稳健的政策环境

  世界各国可再生能源发展仍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期,战略与路径的选择带有一定的随机性,政策的供给带有一定的试探性,由此也带来了可再生能源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问题。
  首先,由于技术与市场的变化导致的不确定性在增加。当前,可再生能源发展已有了阶段性收获, 然而在取得进展的同时, 我们往往忽视了对可再生能源发展一般规律及驱动机制的深刻认知, 从而影响了战略规划目标制定的合理性, 引发可再生能源的“战略不清晰”“规划布局不合理”等诸多问题。
  其次,政策投资的资源配置效率问题日益突出。装机补贴、固定上网电价等经济性激励,是当前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主要动力之一。这些政策保证了投资可再生能源的经济收益,短期内可以有效刺激对可再生能源的需求。然而,由于没有或较少考虑可再生能源持续发展的内在需求与规律,这些政策可能带来“政策失效”“效率低下”和“补贴不可持续”等问题。同时,如果政策设计忽视了不同主体(政府、企业、消费者)的角色定位和行为机制,往往会导致“主体利益协调困难”和“主体行为异化”等问题。这些问题反馈到政策制定过程,会引起政策的不稳定、不持续,导致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目标调整过于频繁,政策的实施方式(如补贴水平、补贴形式等)经常变动。
  再次,进入新时代,可再生能源发展的空间异质性不断凸显,由此带来的政策有效性问题愈加突出。受资源分布、市场结构、产业环境等区域异质性约束,可再生能源发展呈现出明显的区域差异性。

  构建符合“美丽中国”总要求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路径

  进入新时代,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问题日益呈现系统化和复杂化,因此,亟需从战略层面上进行统筹考虑、系统规划,加快构建可再生能源发展路径。
  第一,要从战略层面上进行统筹规划。第二,要设计更加稳健有效的政策。第三,要增强政策的普适性与差异性。
  来源:经济日报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